第一教科书 清朝皇室是如何活学活用《三国演义》?

发布时间:2018-05-26 14:05:01

第一教科书 清朝皇室是如何活学活用《三国演义》?

  终清一朝,古典文学名著《三国演义》与统治集团结下了不解之缘,从努尔哈赤青年时期追随李成梁,接触到《三国演义》;到创业打天下,向子侄、将领推荐,《三国演义》就一直是清朝将领的枕边书、军事书目“爆款”。皇太极也十分喜爱《三国演义》,曾命学士达海将《三国演义》译成满文发给部将、大臣,虽然《三国演义》“三分实七分虚”,但因其语言生动活泼,并不晦涩,又加以故事性强,引人入胜,所以非常适合当时文化水平并不高的普通将领。皇太极并且懂得活学活用,清朝除掉袁崇焕的计策,怎么看都与《三国演义》中蒋干盗书的“反间计”如出一辙。

  《三国演义》的重要性,清人王嵩儒在《掌固零拾》中说的很清楚:“本朝为入关之先,以翻译《三国演义》为兵略。”其实不光是入关之前,直至清朝建政一百多年后,《三国演义》仍是满族将领的兵书首选。史书记载,额勒登保初隶名将海兰察部下,海兰察赏识额勒登保的勇猛,谓曰:子将才,宜略知古兵法,以清文《三国演义》授之。这个时候《三国演义》成了军事推荐的第一教科书,并且教学效果也很神奇,额勒登保“由是晓畅战事”。与此相似的场景是北宋时期范仲淹赏识狄青,认为“将不知古今,匹夫之勇尔”,而送给狄青的则是晦涩的《左氏春秋》——关公读的书。

  与军事实用性相比,《三国演义》在雍正眼里更具有小说的荒诞不经的色彩。雍正六年曾下令廷臣保举人才,护军参领郎坤上奏道:“明如诸葛亮,尚误用马谡,臣焉敢妄举?”他只不过想表达“选人大权,应操于主上”的谦逊意思。结果,此话惹得雍正大怒,说道:朕知道知人之难,所以才让群臣各自只保举一名……孔明所用之人盈百累千,而乃因勿用一马谡即加以不知人之名,亦属乖谬之论。朗坤从何处看得三国志小说,即示异于众,在朕前沽名。随后将其交兵刑二部审判,并拟其罪为斩监侯,秋后处决。尽管最后并未以此重刑惩处,而且雍正的龙颜大怒也可能是该官不遵旨意,三国典故只是个由头,但雍正的评价可以看出《三国演义》在其心目中地位并不算高。

  与此相比,三国史事以《三国志》为正史,也得到统治者一定的推崇,如顺治七年,满语《三国志》翻译完成;顺治十七年曾将《三国志》颁赐诸王以下,甲喇章京以上等官员。但清朝统治者对《三国志》仅是史实资鉴,评价并不高,其原因就是与主流意识形态不契合,“政治上不正确”。根据起居注记载,乾隆曾多次表示“陈寿于蜀汉有嫌,所撰三国志,多存私见”,“殊不知三国时,正统在昭烈,故虽以陈寿三国志之尊魏抑蜀,而卒不能夺万世之公评”。而《三国演义》的特点则是“尊刘抑曹”,颂扬的又是忠义节气之事,政治上十分正确,这或许也是使其不同于被禁止的《红楼梦》《水浒传》的重要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