竺洪波:《西游记》与高考的话题

发布时间:2018-06-09 21:50:46

竺洪波:《西游记》与高考的话题

  怀明先生把《西游记》“四圣试禅心”故事视为“西天取经路上的高考”,有着善良的寓意,因为唐僧一行都在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,并且最终取回真经,“金榜题名”。即使是低能儿猪八戒之流,考试中着了考官观音菩萨的道儿,出尽洋相,成绩有点差,但毕竟没有“挂掉”,保住了进入下一轮复试的资格,从而步履蹒跚地走到灵山,成了正果。

  正因为“试禅心”故事与高考没有半毛钱关系,所以文章采取了“戏说”的写法,自由抒发,于是没关系变成了有关系,正如其开篇所云:“嬉笑怒骂,皆成文章”,无非是“聊博大家一笑”,对考生起一点放松心情的作用。

  在我看来,《西游记》与高考确实是有联系的。不是说《西游记》里面写到过高考,高考是现代术语,吴承恩写不来的,即使把高考近同于古代科考,吴承恩估计也不太乐意写,因为他一生“屡困场屋”,是科考的失意者。

  想起2017年我在网上开讲《西游》学,写过一篇《西游记与高考》,翻出来一看,觉着倒也符合今天临考前的情势,故而不揣浅陋,将其再行发布,算是对怀明先生的附和。

  据目前资料,可知最早将《西游记》与高考联系起来的是现代著名学者陈寅恪。1932年,清华大学举行新生入学考试,国文系系主任刘文典教授约请陈寅恪先生为国文科目代拟试题。结果陈寅恪出一题:“对对子”,给出的上联为“孙行者”。

  陈寅恪预设的“标答”是胡适之,但他看到有人答“祖冲之”时,也不禁击节赞叹。至于答“唐三藏”“猪八戒”“沙和尚”者则判为不及格。

  也有人猜度陈寅恪先生此举是心血来潮(用流行语说即是“灵感来袭”),纯系“游戏”之举。然而据我了解此事并非偶然,应该说是陈寅恪先生有意为之。

  1927年,陈寅恪先生在清华国学院主讲“西人之东方学之目录学”课程,内含“佛学校勘——佛教经典各种文字译本之比较研究”,其缘起是“发现以前玄奘之翻译,错误很多,不如鸠摩罗什找几个懂他意思的中国人译得好。原因是玄奘都用意译,而鸠摩罗什于意译困难时则用音译。”[1]

  20年代后期,陈寅恪先生展开“佛教故事在印度及中国文学上之影响及演变”课题研究,择取文本即有百回本小说《西游记》,并先后写成一组与《西游记》相关的论文:如《忏悔灭罪金光明经冥报传跋》、《敦煌本维摩吉经文殊师利问疾品演义跋》、《西游记玄奘弟子故事之演变》、《敦煌本唐梵翻对字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跋》、《西夏文佛母大孔雀明王经考释序》等。

  据此可知,陈寅恪先生对《西游记》怀有特殊的兴趣与机缘,将《西游记》引入高考试题是其必然选择,当然作为契机也不排除“灵感来袭”。至于有人猜测陈寅恪此举目的在讽刺其时胡适推广白话文学,类似黄侃“到哪里去先生”云,因未见确凿之文献记载,又涉及前辈大师之私人关系,这里不赘也罢。

  与上述“文坛佳话”不同,在当下引起巨大反响的是复旦大学的“千分考”,曾经连续两年涉及《西游记》。所谓“千分考”,即指教育部授权著名985高校复旦大学提前批自主招生(“望道计划”),因其满分为1000分,是以坊间有此命名,2012年为首届。

  按《西游记》的描写,玉皇大帝为天帝,掌管四方(四大部洲)三界,如来佛祖只是西牛贺州西天佛国教主,似乎玉帝比较大,但就武功修为而论,如来佛祖法力无边,似乎比玉皇大帝大,因为玉帝无法平定孙悟空的“叛乱”,如来则轻而易举(仅仅一个回合)则制服了孙悟空,并把它在五行山五百年。所以有考生说:“不知如来佛大,也不知玉皇大帝大,只知是我头大。”

  不过,在我看来,如来即佛教释迦牟尼教主,玉皇大帝是民间道教虚拟人物,两人并没有比较的可能性;即使是以此来比较佛教与道教,也依然比不出佛教大,还是道教大,因为两教在发展中有所交集,大致呈现为互存、互渗、竞争、斗争的关系,所以结论还是“头大”。

  显而易见,此题令人“头大”的程度丝毫不逊上题,其时即被嘲为“神题”、“奇葩”。《西游记》中形形色色大小妖怪本来就无法统计,还有,因为《西游记》是神话(神魔)小说,构思和叙说犹如天马行空,竟是完全不合日常逻辑与数学原理,比如孙悟空、猪八戒、沙僧、白龙马都曾经做过吃人度日的勾当,后来皈依佛教“漂白”了身份,他们算不算妖怪?

  所以披露的考生答案五花八门。有人说一个:苏步青——复旦大学老校长名字(与“数不清”谐音);有人说两个:真的和假的、男的与女的、好的和坏的;当然也有说三个、四个、若干个的,都各有理由。有的则干脆回答:“不要烦我,问吴承恩(?)去!”

  曹先生是忠厚长者,尽可能顺着复旦教授的立意作出合理的回答。如他认为“玉皇大帝在权力上要大于如来佛祖,如来佛祖在法力上要大于玉皇大帝”;《西游记》的妖怪数目可以说数不清,也可以说只有一个——那就是所谓“心魔”,都是唐僧取经途中需要“刬除”的各种魔障的象征和指代。

  顺便说一下:因为研究《西游记》的原因,这些年我也喜欢在《西游记》里出题,无论是高考还是招研考试——主要是本校的本科生转系考试和研究生入学考试。当然,因为才识简陋,人微言轻,肯定出不出什么好题来,出了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反响。

  1、回答“吴承恩”,只是从众从俗,没有走心过脑,处理得太过简单化了,究其思维方法类同小学生;

  3、如果能够回答“《西游记》作者问题很复杂,一说为吴承恩”云云,说明考生已经完全掌握了《西游记》作者这个学术命题,比较了解《西游记》学术研究,从其才识判断当为可造之才,故给予满分,以示奖励。

  回到2018年的高考,我与苗怀明先生一样,对广大年轻的考生朋友要表示真诚的祝福。同时怀有一个小小的幻想:或许在这次的高考中,会有《西游记》的内容呢!若是,看过这篇小文的朋友或能增加一、二个分值。

  ① 陈哲三:《陈寅恪先生轶事及著作》,载台湾《传记文学》1970年16卷3期。② 据曹炳建《西游记中所见佛教经目考》,唐僧取回的35部经目以及《西游记》文中提及的18种经目(剔除两者重叠的数目)合计44种,可分为与佛教经目全同者、与佛教经目基本相同者、无此佛教经目然与佛教有一定关系者、查无所据者四类。载《河南大学学报》2004年第1期。